心如意航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69|回复: 0

轻120迫总师唐治讲述中国迫击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6 07: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治(中国迫击炮专家)口述  蔡寅生、刘晓峰采访
唐治教授(左一)和他迫击炮
积木式迫击炮是我国上世纪80年代的一大创新,解决了步兵在山地使用大口径攻坚火力的难题。其实早在上世纪60年代,时任炮兵工程学院副院长的祝榆生就已经开始让唐治开始这款炮的设计和研制工作。以下为中国迫击炮专家、轻120迫击炮总师唐治讲述我国迫击炮研发中的亲历。
关于PP89式60毫米迫击炮
1983年9月初,李洪昌电话里告诉我,外贸需要射程2500米的迫击炮(60迫)。不久,科研处叫我和9607厂的厂长谈合作事宜,签订了合同,暂时取名为W83A式60迫击炮,要求射程2500米,炮重小于15公斤,用63式迫击炮的老弹1.33公斤。加闭气环。
不久我去北京,到祝榆生家中,他说:“60迫击炮战争中非常有用,但63式60迫射程太近,才1000多米,散布密集度也太低。你们搞到2500米够了。”祝副院长又激动地说,“文化大革命胡闹了10年,你是迫击炮专家,要补回损失,打个漂亮仗。”
我又去北苑炮兵研究所查资料,老同学马万祺去过越南战场,走过胡志明小道,他讲:“当年走在密林下,美军飞机头上转,火神航炮如牛叫,弹壳噼里啪啦往树上掉,小60迫太有用了,你们2500米与世界水平拉齐了,要轻,挺难的。”
1983年10月初我到湖南兵工厂,一个月出图纸,两个月加工好样炮。这个炮的V型筋钣的圆形座板是个关键创新。灵感来自9月去北京回校的火车上,从晚上6点多起我就构思方案,写写画画,熄灯后我打开床头小灯,到11点多,灵感来了,约12点,夜深了,手绘座钣图出来了,我好兴奋……,1983年12月28日,全炮装配完成,全重14.3公斤,工人师傅说:“这炮神气,好看。”
我给祝榆生打电话,他说:“唐治,你们太快了,打实弹后把情况告诉我。搞积木炮时,我就想树你为全校科研标兵,”
1984年1月,我们在道县9613厂靶场进行了实弹射击,过年后又进行了补充射击,到5月工厂试验结束,射程超出预期近200米,(弹上加聚砜闭气环),全炮重、弹重全部满足设计要求,散布密集度很好,座钣在各种土壤上都稳定性良好,打100发后,战士单手可提出座钣,快速转移阵地。
电话中传来了祝榆生朗朗的笑声,他说:“祝贺你,北京方面我帮你吹吹风,争取早日装备部队。”他又说:“唐治,你立了大功了。”
1984年12月进华阴国家靶场,完成了一系列严格考核,靶场总指挥张孝芳说:“全炮性能十分优秀,达世界水平,特别是座钣设计得好,是个创新,大射角、大号装药的稳定性是我主持试验过的迫击炮中最好的,开窗好,筋钣也好。”
1985年3月9日召开了部级鉴定会。
1987年初部队订购了此炮,1987年3月17日,我应前线指挥部之请,飞到昆明,军用吉普从机场接我到文山州,一路上军车成龙,一队队戴钢盔的战士向前方开进,举着小红旗的战士指挥交通,这就是战争的序曲。27军轮战部队抽60名骨干培训,我给他们讲课,看到小战士跳下军车,拍掉灰尘,走进教室,军容严整,我思绪万千。当晚我给祝榆生打了电话,他说:“我是打仗出来的人,你上第一线训练部队,很好。火炮专家要了解战士,了解战争。”
1989年该炮正式列装我军,定名为PP89式60毫米迫击炮。战场上指战员高呼60炮万岁!战士从猫耳洞给我写来了321封信,我也回了321封信。太动人了!
关于PP93式60毫米迫击炮
1988年秋,中印边境局势紧张,兵工厂想搞一门远射程的60迫,已搞了一门,打得不好。1989年初又来我校,科研处许学成处长对我讲:“第一门炮水平高,这一门不要砸了牌子。有把握吗?”我说:“没有问题。”
签订合同后,1989年3月我去兵工厂,他们有人还是想自己搞,我住招待所没事干。5月工厂搞的远60迫炮装配好了,军代表刘广瑶叫我去看,我说,这不是座钣,只是钢板组合,此座钣的结果一定是:1,强度不够必打坏。2,座钣稳定性不好,发发跳。3,射弹散布大。刘问:“你怎么知道?”我说:“这是经验和水平,不信打了看吧!”
我马上赶到北京,祝榆生讲:“60炮打5000米,世界水平了。工厂有人不服气,就让打炮说话。”我说:“指标是射程大于5000米,全重小于23公斤。”祝榆生用左手一拍桌子,“这个指标要得,太好了。记得1965年的120积木炮,也才6000米,单件重就是25-30公斤,全重180公斤。你这个远60迫装备部队太好了,好好干!”
在回校前,我去了武汉大姐家一趟,看望母亲,母亲知道我又要设计新的迫击炮,嘱咐我:“这门炮要搞好,争口气!”回南京坐轮船买了二等舱,就两人。晚饭后在床上冥思苦想,也是边想边勾草图,到11点多,灵感来了,就是在W式上翻边圆形窗式座钣。同室船友讲:“你好用功,反右派你一定是右派。”我说:“反右派我平安无事,文化大革命却挨整了。”他说:“那你还那么用功干啥?”我说:“我是搞炮的,打起仗来火炮水平高,可多打胜仗,战士少伤亡。”他说:“佩服,佩服!”
回到学校我请赫老师用有限元帮我算一下座钣强度,又作了修改。再到兵工厂时,他们的炮也打完了,座钣打坏了,发发跳弹,火炮不听指挥,方向向左修弹却往右跑,加表尺反而打近了,全在我的预料中。当时四川兵工厂也搞了一门远60迫,兵工厂硬着头皮到北京汇报,四川兵工也去了,两个厂都没有达到指标。于是,北方公司决定把科研费一切两份,两个兵工厂各一份。这以后兵工厂才叫我主持设计。只20天,我设计的座钣就加工好了,湖南省国防工办科研处长陈谦来厂看后,对人讲:“唐老师设计的座钣真好看,像一匹骏马。”到1990年3月就完成了全部工厂鉴定和华阴国家靶场的定型试验,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全炮重、弹重、射程和散布密集度均超过设计标准,破片密集杀伤半径17.8米。命名PP93式60毫米迫击炮。
我马上给祝榆生打电话,祝哈哈大笑,说:“唐治,你真有本事,又立一大功,可惜没有奖章。你给中国争了光。北京我熟人多,给你吹风打气,争取早日装备部队。”
到2015年,两种炮已累计生产12000多门,产值过亿,大面积装备部队,并出口30多个国家,西藏部队一个军就装备了PP93式远射程60炮若干门,深受好评。祝榆生每次见到都讲:“好!好!好!”
关于积木式120毫米迫击炮
1965年5月,101教研室李洪昌主任找我,叫我主持一门积木式120迫击炮设计,几天后祝副院长叫我到他办公室,讲了中印自卫反击战仿苏55年式120迫太重,身管100公斤,全重275公斤,战士都累吐血了,要搞积木式,单件重25一30公斤。他说马上组织人上马!并答应去军方吹风,争取早日装备部队。
我从毕业班挑了4人,天天加班,日夜奮战,有好几次通宵达旦,没有一分钱加班费,我买点水果罐头当夜宵,大家毫无怨言。这期间祝副院长经常叫我到家中详谈,他家书多,是老干部中少有的科技迷。他急得很,问的特仔细。点子特多特土!如要自行车驮炮……他对该项目非常重视,特地从军事学院借来一个炮班,在院里住了半年,协助科研,背着炮爬紫金山、操炮、打靶等。
1965年10月样炮加工好,11月10日开始在汤山靶场多次打炮,考验強度,射程达到了6000多米,与计算结果完全一致。李洪昌主任大喜,问我怎么算的?我说用插值法算的。可惜1966年6月文革开始,1970年我被打成反革命,投进了监狱。积木式120炮就此夭折!
没想到50年后,2015年我又担任了轻120迫击炮的总设计师,这就是一门钛合金积木式炮。可惜的,祝院长走了,看不见他曾经梦想过的积木式迫击炮了,我再也听不到他的亲切教导了。但他的强军梦还在,他的精神永远鼓舞在技术进步的道路上奋勇前进。
这次设计的轻120,炮身两段,座钣两圈,炮架一件,共五件,五个兵背。可背上山,弹重更轻。射程更远。此炮是新结构,新材料,新工艺,新原理。此炮研究难度高。
为了这门120迫击炮,我一直在深山沟里的小三线工厂,很少回家。今年正月18日是我的80岁生日,感谢工厂专门为我隆重祝寿。感谢蔡寅生主任给我发来了贺词,写道:“耄耋之年,老当益壮,扎根三线,坚守迫击炮科研阵地。把简单做到极致,使迫击炮老树重发新芽。不一般的大寿,不一般的人生。”

回想半个多世纪的人生,文革前壮志未酬,1970年被打成反革命。1979年平反了,有人劝我调换一个岗位,我思前想后,还是离不开我钟爱的迫击炮事业,于是我义无反顾地重回迫击炮的研究岗位。时时牢记祝副院长的教导“一定要把文革十年的损失补回来。”兢兢业业,奋勇前进,先后搞成了PP89与PP93两种60毫米迫击炮,都获得了兵器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不但使曾经准备退役的60迫延长了装备寿命,而且出口30多个国家,在迫击炮行业也不多见。退休后的二十年也没有闲着,在兵工厂我培养了一批年轻人,最年轻的25岁!这次轻120项目全由年轻人设计,我指导把关!省兵器集团领导讲,唐老师是为中华民族增光!兵工厂的领导也讲:“唐教授把后半生全部献给了我们山沟里的小三线工厂,你的健康就是工厂的幸福!祝院长51年前布置的关于积木式迫击炮的任务快要实现了。如果真有在天之年,我想他老人家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心如意 ( 闽ICP备14005636号

GMT+8, 2017-6-24 15:01 , Processed in 1.46875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